朱文亭和严国伦就这样聊着,他倒显得有些轻松,不过严国伦虽然表面上脸上依然露着笑容,不过他的内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

林寒和马宝驹以及钟司令,从主席台上走了下来,却站在旁边低声的说着什么事,于秋枫也匆匆的从会议室后面走过来,林寒轻声的叫住了她,然后把徐天向他汇报的况,一五一十的给大家做了交代。

这种况下旁人是不好过去打扰,所以朱文亭和严国伦只好站在远处等待他们谈话结束。

严国伦低声的对朱文亭说道:“朱秘书,你是司令边最亲近的人,调查小组调查了这么久,到底调查出来结果没有?今天这个会也是虎头蛇尾的,大家都还以为会有个明确的结论,结果还是没有听到想要结果。”

朱文亭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怎么?严大队长还有什么担心吗?”

严国伦连忙笑着说道:“我有什么担心的,只是……当初司令部的内部调查我也是参与的,今天听调查小组的意思,都将当初的结论推翻了,就是觉得有些不太明白。”

朱文亭知道这是严国伦有些紧张了,想从自己这里打听点消息,他当然不会给他透露事,反而安慰他道:“司令部的自查小组,负责人是廖副司令,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严大队长担心什么呢?”

“哦……也对!这件事廖副司令都没有站出来说话,我担心什么呢!”严国伦略微愣了一下神,随即就故作轻松的说出这句话来。

“就是嘛,你不用担心!其实,严大队长,今天我真还以为会在会场抓几个人出来的,结果又给了三天的自首期,看来林组长办事还是留有余地的。”朱文亭继续说道。

严国伦听到朱文亭这么一说,也赶紧附和着点头赞叹道:“是啊!没有想到林组长年纪轻轻,办事却如此老练,真是难得的人才啊!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

这话听到朱文亭的耳中,倒让他心里为之一动,他笑着低声说道:“严大队长有慧眼啊,那还不想办法多和林组长亲近亲近。”

严国伦赶紧笑着说道:“还是朱秘书好啊,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听说你和林组长的关系相处的不错啊,私下里还有些往来?”

清纯气质美少女居家写真 可爱卖萌展小女人诱惑

朱文亭对于严国伦打探他和林寒关系的意图,当然是心知肚明的,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那里,司令说过的,人家是客人,而且是带着上峰的命令来到我们防空司令部调查,怎么也得招待一下人家一下,所以我也就是陪他们吃个饭喝个酒而已,要说和林组长有啥私交,我确实是不敢高攀啊!”

严国伦听朱文亭这么说,也没有强加追问,他抬头远远的看着钟司令和林寒等人还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在谈论着什么。

由于距离隔得有些远,也听不清楚,他们谈论的到底是什么事,而且连朱秘书都远远的呆在一边,自然是不敢前去听点什么的。

“朱秘书,我看中司令他们一会儿也谈不完,不如我先回办公室一趟,顺便处理一下其他事,稍后我自己去办公室见司令?”

严国伦说这一番话,当然有征求朱秘书意见的意思,毕竟刚才钟司令是点名让他留下来的,他如果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擅自离开,那是说不过去的。

朱文亭看了他一眼,低声的说道:“严大队长,我看还是不要离开的好,说不定司令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交代,一会儿他们说完事找不到人,司令可能会发怒的。”然后他又故意凑近了严国伦的耳朵,低声的说道:“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最近失恋的心可不太好,不瞒你说,最近我可没少挨司令的骂!”

严国伦听朱文亭这么一说,自然是不好离开了的,只好点了点头说道:“多谢朱秘书提醒,看来我还是在这里等他比较好一些。”

朱文亭见他这么说,还认可的点了点头,随即他就岔开了话题,他故作关心的问道:“严大队长,何明辉和董小姐之死,都被调查小组认定为他杀,你说,这到底会是谁干的?这些事出在宪兵队,你可要好自为之啊!”

“是啊!也不知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对老何下如此毒手,我也真是倒霉,偏偏这件事发生在宪兵队。”说完这话,他突然还叹了一口气“唉……,老何这一走,真是可惜了她的小娘子了。”

朱文亭倒是没有想到严国伦,竟突然扯到了何明辉的女人上去了。虽然说何明辉娶二姨太的事,在“防空司令部”知道的人并不是太多,但是朱文亭却是暗中知道此事的。他故意笑着对严国伦说道:“怎么啦,难道严大队长还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严国伦的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激,随即他又叹道:“朱秘书,你可能有所不知,老何私下里娶到二姨太,真是一个美人儿啊!只是老何去了之后,她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朱文亭没有料到严国伦在现在这样的况下,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反而还对女人有兴趣,他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口中敷衍的说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既然老何都不在了,这私下娶的二姨太或许就没有名分,不带着一些细软走人,难道还留在这里等何家的人找上门来啊!”

严国伦知道朱文亭毕竟是文化人,说出来的话也显得很有道理,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还是朱秘书说的对。”

朱文亭自然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聊的,就故意问他道:“严大队长,45团的杜团长今天缺席会议,这件事司令在会议上没有说,不代表他会下不会过问,现在我心里都有些担心啊!毕竟这些人都是我亲自通知的,其他人都来了,单单就是杜团长缺席,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没有来?”

严国伦愣了一下神,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朱秘书,杜团长的事我怎么知道啊,对了,我今天看到45团的凌参谋长来了的,你不如详细的问问他。”

“只好这样了,我一会儿问一问林参谋长吧!”朱文亭有些无奈的说道。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