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烨霖突然在旁边喊道。

这一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烨霖继续说道“是安哥仙王,他归顺了仙界之后,本来的封地还算不错,他却不要,要了一块飞雕山脉中的地方。”

烨霖说完,所有人用征询的目光看着郑玉儿。

郑玉儿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事异必有妖!”林羽琼说道。

哪有人不要仙气充足的地方,却来这贫瘠的飞雕山脉。更何况飞雕山脉劫匪横生,各种势力林立。以安哥的实力,自然不怕,但是也会有不少的麻烦!

郑玉儿继续介绍道“现在整个飞雕山脉就形成一王四尊为首的局面。一王自然是安哥仙王。四尊分别是妖尊墨麒麟、魔尊钟沧澜、邪尊姬无颜、人尊端木斋。”

林羽琼看向烨霖道“我们之前捕获紫电雕的地方,就是妖尊的地盘?”

烨霖点了点头“那里只不过是边缘地带,墨麒麟一定在深处。”

“修为达到了仙尊的境界,定然会被仙王和仙帝招揽。这四尊为何还留在飞雕山脉?”霍山问道。

“妖尊墨麒麟所在之地,被誉为妖灵之山,那里百妖群聚。若是他离开了,妖灵之山的妖族,恐怕就会大量的捕杀。毕竟妖兽不仅可以作为坐骑,他们还可以作为炼丹、炼宝的重要材料。”郑玉儿说道。

“那么魔尊钟沧澜呢?他是不是跟魔界有关系?”林羽琼问道。

木耳边吊带装清纯美女居家生活照

郑玉儿摇了摇头“他跟魔界没有任何关系,据说他之前也归顺仙界的正统势力。后来因行事乖张,难以与他人相处,又喜欢自由自在。因此才来到飞雕山脉,而且被冠以魔尊的称号。”

“那么邪尊和人尊又是怎么回事?”林羽琼问道。

“邪尊便在刚才所说的通天洞之中,那里的深处,连仙帝都不敢轻易涉足。邪尊应该也未到通天洞的底处,他在里面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至于人尊。”

说到人尊,郑玉儿的脸上露出钦佩的神情“他本也是外来的修士,由于同情本土修士的遭遇,被几大仙帝和仙王所不容,被罚居于飞雕山脉!”

听到这里,霍山问道“既然如此,飞雕山脉的人族,都归顺端木斋,岂不是就可以了吗?”

郑玉儿很是无奈的笑了笑“哪有这么容易,端木斋被禁足,而且哪个势力敢归顺端木斋,就会遭到灭杀。更重要的是,大家心怀各异。有其他仙尊,甚至仙王的势力投靠,又何苦去投靠端木斋呢。”

林羽琼点了点头“的确,所有人都是以利益为第一,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这就是人性!”

“再往下面,就是一到九品势力。其中一品势力有五个,有涅仙中期的修士;二品势力有十一个,有涅仙初期的修士;三品势力数十个,有玄仙后期以上的修士;四品势力上百个,有玄仙初期的修士;五品势力数百,有金仙期的修士;六品势力上千,有真仙修士;七品则是有虚仙修士;八品有窥仙;九品则是第一步修士的势力。”

“还有第一步的势力?”林枫问道。

郑玉儿点了点头“飞雕山脉毕竟特别的乱,抢劫、火并是时有发生的。有不少势力的第二步仙人战死,或者是寿元断绝而无法突破,只剩下第一步修士。只能沦为九品势力,他们只能依附别人,甚至被吞并!”

听了郑玉儿的介绍,众人对飞雕山脉,已然是比较清楚了。水月山庄在飞雕山脉之中,只能属于五品势力。

“我们想在飞雕山脉转转!”林羽琼说道。

郑玉儿点了点头“好,我随你一起去吧。我有飞雕山脉的令牌,纵然遇到强者,他们也不会过于为难我们。”

“令牌可以保证我们安无虞吗?”李嫣蝶不服气的问道。

“只要不露出重宝,正常情况下,对方不会下杀手。除非自己找死!”郑玉儿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好,你随我们一起去!”林羽琼点了点头。

郑玉儿向李嫣蝶投以挑衅的目光,李嫣蝶气的双脸通红,却没有什么办法。

霍山笑了笑“不如我们先住一个晚上,恢复部的体力,再去也不迟!”

“好!”

林羽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显然,他考虑的并不是郑玉儿与李嫣蝶的关系。

李嫣蝶被安排到一处还算幽静的客房里,毕竟郑玉儿也不希望林羽琼觉得她针对李嫣蝶。

李嫣蝶正在房内生闷气之时,霍山敲了敲门。

“进来吧,没有禁制!”李嫣蝶还是有些怒气的说道。

霍山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你想跟我说那个女人吗?瞧她那魅惑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李嫣蝶气鼓鼓的说道。

霍山脸上依旧是笑容,开口道“我想跟你说的是在仙界立足的事情,以及府主以后的发展!”

“怎么突然说这个?我们一直不是都在为这个奋斗嘛?”李嫣蝶有些不解。

“话是如此,可是你应该知道,要想做到这点,以我们目前的情况,必须联合一切有可能联合的力量。我们不是在修真界,看谁不顺眼,灭掉就可以。现在几乎谁都可以灭掉我们!”霍山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个道理,李嫣蝶自然懂。这样对魔云府好,对林羽琼也好。

“那我要忍那个女人吗?”李嫣蝶有些没底气的说道。

霍山摇了摇头“不是忍!”

“那是什么?”李嫣蝶问道。

“近古时期,商虞国以汉唐两朝为最强悍,汉之始,北面匈奴兵锋正盛,汉之公主远嫁匈奴和亲。唐强盛之时,尚有公主远嫁吐蕃和亲之事。

国是如此,朝臣权贵更是如此,相互之间接亲不断。身为皇帝、权贵,很多时候,对自己的女人没办法进行选择,他们必须进行政治和亲。这样双方的关系才能稳固,才会有信任。位极人尊,也是身不由己!”霍山在那里缓缓的说道。

李嫣蝶叹了一口气,有些自嘲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也是自作多情,师兄其实喜欢的青菲师姐,根本就不在乎我。”

霍山神秘的一笑,说道“我有一计,可让你嫁给府主,你愿不愿意听?”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