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轰隆隆的炮声中,帐篷中的弟兄都爬了起来,一个个乱糟糟的涌出了帐篷。

“像什么话?乱糟糟的要造反啊!给劳资列队,拿好自己的装备,一排长,整队!”

对着出现在自己身后乱糟糟的队伍,赵亮终于发飙了,一顿乱吼之下,一个同样顶着血红双眼的军官站了出来……

“一排的左边,二排的右边,快点……”

硕大的帐篷前面,密密麻麻、乱糟糟的士兵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后方,疲惫的士兵在军官的招呼声中,开始站在自己的队列里。

“嗯,这才像点话,看看这些弟兄,站的多直,你瞅瞅你们,一个个那像精锐之师的样子!站直了,腰挺起来!”

赵亮继续发挥着连长的威风,训斥着自己的弟兄,然后慢慢的转身,对着冯锷继续说着,

“咱们就要在一个锅里搅马勺了,都是自己弟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对了,听说你受伤了?没事吧!有事可不能硬撑啊!”

“听说小冯是南方人?以后不准叫我连长,就叫大哥,要是你觉得别扭,就叫老赵,我们连里的弟兄都这么叫!”

……

在赵亮的嘀咕声中,冯锷确认了,眼前这个黝黑、苍老的中尉以后就是自己的连长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老兵,打军阀过来的?还是原本就是军阀的部队,被改造的?”冯锷在心里评价着这个连长,

亮闪闪美女阳光照进温暖的窗阳唯美写真

“嘶……”

后面整完对的一排长和二排长发出悠长的吸气声,他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就是几个罪兵吗?这老货怎么对人家这么好?再说了,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大家都叫他大哥的,连叫代理连长都的挨揍啊!

“干什么?牙疼啊!一排长,你去领弹药,多弄点手榴弹回来!冯锷,这是你的步枪吧!很特别啊!你有什么要补充的没?”赵亮脸色一会一变,搞得冯锷都有点蒙圈了。

“刚领了弹药,我们有一挺捷克式机枪,不过没有脚架,另外枪管支撑不了多久了,没有备用的了!”

冯锷指着闵大个子肩膀上的机枪说道,

“听见了没?去找后勤的军官,我们连的机枪没补充,让团长给我们弄一个脚架、一根备用枪管凑数,快去……”

赵亮指着一排长,让他赶紧行动。

在冯锷的估算中,如果这就是一连的部人马,那它最多只有九十个人,兵力只有一个主力连的六成,这还是十一师这种嫡系部队,现在都成了这种状况,他不知道那些在淞沪战场上的杂牌部队该是个什么状况。

“现在我们只有一排和二排,现在你就是三排长,你的弟兄还是跟你;现在没有补充兵员……”

赵亮絮絮叨叨的继续说着,现在一连的状况并不好,兵员不足,连军官都缺乏的要命,进入这样一个战斗集体,冯锷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悲哀,很明显,这个连肯定是一营的主力连队,进攻、防守、掩护都少不了它,要不军官不可能损失的这么快。

在赵亮的絮叨中,一连的弟兄一起进了帐篷,二排又被赵亮派去领早餐和干粮去了,如果不是这突然的炮声,恐怕他们现在已经朝罗店进发了,而现在,要继续等待团部的命令。

黑着脸的一排长首先回来了,扛回来大量的弹药,一个弟兄手里拿着捷克式机枪的脚架和备用枪管,递给赵亮表示完成了任务。

“哎!看到没有,同样是十一师的部队,我们敢死连和这些精锐步兵连的区别出现了,我们要了两次吧!那次都说没有,这次没想到毫不费力的得到了!”

冯锷苦笑着,让闵大个子把脚架装上去,备用枪管也被弹药手装上了背包。

“你们先吃着,冯锷,你跟我出来!”赵亮一手拿着杂粮饼,一手端着姜汤,走出了帐篷。

“哦!”

冯锷楞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时候找自己有啥要交代的,同样一手杂粮饼,一手姜汤跟了出去。

“嗯,坐!”在帐篷外面一个角落,赵亮坐了下来,指着旁边的石头让冯锷坐下。

“冯锷,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的东西还没忘吧!”赵亮吞下口中的杂粮饼,犹豫着问道。

“嗯,没忘!”冯锷回答道,

“嗯……”

“我呢?是军阀出身,没上过学,能混到连长,是因为我活下来了,但是指挥这个事,我是门外汉,除了让弟兄们开火、跑路、趴下等等这些简单的之外,不会什么,等下上了战场,你帮我参详一下。”

赵亮犹豫了半天,还是厚着脸皮说出了丢脸的事情,实在是八十多号弟兄的性命让他没办法要脸,自己死了没什么,可是他不想一连部死光。

“我懂的也不多,进了敢死连之后,最多就管过二十三个人,一战下来,就剩了这几个了!”冯锷明显有点发愣,

现在让他管一个班的弟兄,他没问题,连排长都没干过呢?怎么就把一个连的弟兄压自己头上了?

“冯老弟,你看不起老哥是不是?你看不起我,可是还有八十多个弟兄呢?上头命令进攻,我除了喊冲锋,可啥也不会,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这些弟兄送死?”

赵亮着急的说道,声音越来越大,他已经控制不住了,自从接到这个连长的认命,赵亮就一直如坐针毡,他知道他自己只是个老,除了扛枪啥也不会,以前上面有连长,自己只要听从命令,小心一点就是了,现在不行了,一个连的弟兄都瞅着自己呢?

“连长,我……”

“什么连长?还连长了,以后就叫哥,或者老赵也行,要不你就是看不起我,不愿意帮我!”

冯锷正想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结果就被赵亮怼了回来,看来怼下属的口是十一师的传统,不然从旅长到连长,怎么一个个都怼的那么顺溜呢?

“就这么说定了,这个你的了,别客气,等上了战场,从鬼子那里弄到了新的,肯定先给你!”

赵亮咧着嘴,直接把装着姜汤的碗放在地上,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半包烟,塞进了冯锷的口袋,在赵亮的心中,这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