焕心从睡眠中苏醒。

天还没有亮。

不过,今晚似乎格外的黑。

一种奇妙的黑暗。她能看到自己的身躯,也能看清事物的轮廓,但是除了她本人之外,一切存在都失去了色泽。

仿佛她现在是一个失明者。

那么星月呢?它们在一团混沌的树林的灰影上方,在黑夜中是微微浮动的淡白色斑点。

好奇妙的视野。

在这样的视角下,一些惯常被忽略的东西,突然就变得醒目起来。桌下遗落的木工锤,墙角的一些杂物,它们奇妙的棱角都凸显出来。

当焕心把手搭在窗沿上,一座月白色的阶梯陡然从窗棂上升起,朝着天上延伸过去。

在无色的世界里,这阶梯无疑非常醒目,那温柔和缓的光芒蓬松而微凉,仿佛是一团扑面的水汽。

焕心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是梦?还是奇遇?

清纯校花美女教室里休闲写真活力无限

她小心地抚摸了这连天的光阶,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并非虚妄。

焕心轻轻从窗台探身,踏在光芒之上,她登了几节。

是了她凌空而立,广袤的灰沉沉的大地都被她踏在脚下。

义父说,江湖里最顶级的那些轻功,可使人凭虚踏步,凌波渡水,焕心迷醉地眺望四际,这便是真正宗师的风景吗?

光阶飞入高空,焕心提气轻身,不断攀登,然而过去许久,依旧不见终点,她已经气喘吁吁,高空狂风肆虐,大气稀薄,她呼吸困难,内气枯竭,向下望去,只有无尽的黑暗,若是从光阶上失足坠落,必定是死路一条。

此时,想要原路返回已经不可能,身后的阶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小姑娘慢慢蹲下来,蜷在既宽阔,又逼仄的阶梯上。

这个阶梯可以躺下两个她,然而却是那样危险,似乎一转身就会跌落。

焕心呜咽两声,突然轻轻哭了起来。

“莫哭。”

是孙丽钗的声音。

焕心急忙抹脸,坐起身,扭头四顾,然而不见神仙姐姐的身影。

天上突然飘下来一朵含苞的昙花,美丽芬芳,在小姑娘身前旋转着。

花瓣陡然盛放,那迷人的清香也霎那四逸。

花瓣间的露水汇集起来,化作一面小小的水镜,有闪烁的画面浮动。

焕心定神看去,镜中是一个爽朗的白天。

一大一小两个女子站在竹庐前,是孙丽钗与焕心。

她们手牵着手,并排而立,透过她们之间的缝隙,能看到一副棺椁。

虽然是背影,但焕心看得出,镜中的自己在哭泣。

此时,孙丽钗又说了一句,“莫哭。”

画面消散。

昙花飘离,朝阶梯上方飞去,焕心急忙站起来追赶。

不一会儿,水镜里再次出现画面,小姑娘一边爬楼梯,一边紧紧盯着镜中的事物。

孙丽钗颓然跌坐在地,而焕心被一个高大的多臂魔神抓在手中。

“无谓的挣扎。”魔神脸上数目巨多的金色眼眸眨动着,似漫天星,祂一口将焕心吞下,随后挥拳朝孙丽钗打来。

千钧一发之际,孙丽钗眉心一朵昙花法印闪烁了一下,那魔神惊呼一声,随即收拳,愤怒地吼叫几声。

画面再次消失。

焕心越看,心中的疑惑越多。

这些画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三次。

孙丽钗带着焕心坐在一辆马车里,小姑娘一脸担忧,而孙丽钗身上止不住淌血,这些亮红色甚至带着金光的血液不断挥发,以至于车厢里飘满金红色辉煌的光雾。

车马陡然停滞。

拉车的驽马发出惨叫,随即外面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两位,莫再逃跑了,小僧一定要求得伏虞剑不可的!”

焕心脸上哀愁陡然消散,化作无尽的冷酷,她抽出腰间神剑,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帘子降下,遮挡了外面的世界,孙丽钗微微侧头,望着低低摇摆的布帘,神色平淡。

画面消失。

第四次,孙丽钗望着焕心,她终身都在谷中平平淡淡的生活,某一天,义父与徐仙公齐齐消失,然而焕心对此反应很平静,乃至很漠然。

她已经同深谷融为一体,将永远老死于此。

第五次,长大后的焕心与孙丽钗对峙。

“姐姐,你的问题,我有答案了。”

“……”

“我不愿。”

“也罢。”孙丽钗缓步离开。

身后,焕心泪如雨下。

第六次,义父与徐仙公偷袭孙丽钗。

“为了心儿,你便代她承受死劫吧!”

义父与木人齐齐挥掌,孙丽钗同样出拳。

然而就在三人即将触手之时,形势陡变。

义父突然甩袖打向徐仙公,而孙丽钗亦变招击碎木人双臂。

“你们!”徐仙公惊怒。

义父微笑着念诵口诀,木人身上一段染血的木料陡然闪烁清光,徐仙公发出怪异的惨叫,随即低沉下去,再无声息。

焕心轻轻走到义父身后,抽出神剑,将他刺穿。

“心儿,你!”

焕心怪笑,“什么心儿,我是你徐仙公!”

第七次,徐仙公被拘束在阵法里,天上电闪雷鸣,魔神陡然冲破云霄,杀入深谷。

第八次,孙丽钗背着焕心,踏步骇浪波涛间,她一点点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去。

到了那天地的尽头,她仰头与莲座上的菩萨对视。

“鹿缘,她还有救吗?”

“魂飞魄散,自然无救。”

“再来一次吧。”孙丽钗沉默一会儿,“鹿缘,有没有可能,让我替代她?”

“有的。”

“你能做到吗?”

“不能。”

“我知晓了。”

画面消失。

焕心努力追逐着昙花,努力攀登着光阶。

然而昙花渐渐凋零,那面水镜也不断溶解。

最终,一枚硕大的花果轻轻摔落,焕心猛然一扑,将其接住。

她趴在阶梯上,大口喘气。

微微转头,便望见身下渺渺而疏朗的云海,她走得太远,太高了。

前方已经没有路,后方的阶梯还在不断消失。

焕心不管不顾,她就是搂紧昙花果实,蜷曲似婴儿。

最后,身下的阶梯消失。

焕心睁大眸子,望向那天,星辰大放光芒,照亮暗紫色美丽的苍穹,缤纷的色彩重回世界。

她如流星般下坠,冲破茫茫的云层,仿佛打破天地的隔阂界限,似是奔赴死亡,似是重获新生。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