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知道白原荒的强者,但是却也是很少见到过白原荒出手。白原荒 此番一出手,北天野与姜扬的眉头都是皱了皱。

望风楼老人留下的宝藏,只怕是不会比无相劫火来得差,凤天帝笑了笑,道:“这个纳戒乃是望风楼老人的,里面有着望风楼老人一生的珍藏。白头,你不会是想要将其独吞吧?此番无相劫火已经是被深渊取走了,好不容易从望风楼老人那里得到了一些东西,自然是见者有份。”

对于北天野来说,纳戒的诱惑力倒也是不大,北天野笑了笑,说道:“纳戒我也就不参与了,但是四剑阁主需要与我一同离开。当初我族曾经与十八剑阁主大战过一场,那一场我北家损失惨重,如今得到他们四剑阁主,也是一种补偿了。”

望风楼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但是瓜分的势力却也是不少,凤天帝想了想,说道:“雪神山出手对付望风楼,将望风楼毁得七七八八了,想必也是得到了不少,这枚纳戒,与雪神山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至于深渊与素族,素族将会得到深渊之主的帮助,而深渊之主则是得到了无相劫火,顺带还得到了姬氏兄弟,这枚纳戒跟深渊也是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凤凰一族也好,亡神家族也好,都是什么都没有得到,看样子,这枚纳戒也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四剑阁主为了保命而眼睁睁看着望风楼老人被斩杀,这样的存在,在凤天帝看来,不足挂齿,现在可以背叛望风楼老人,那改天也是可以背叛北家;无相劫火已经是不可能再得到了,所以,纳戒之中的望风楼老人一生的珍藏,将会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亡神家族会分走一部分,但对于凤天帝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白原荒手里拿着纳戒,摇摇头,道:“凤天帝,这望风楼老人乃是我斩杀的,你凤凰一族并没有出力,要是就这样让你分走一半的话,我难免会觉得有些不乐意。我得到了东西之后,也是不想将其分走一些,我更加喜欢独占!”

这样的回答凤天帝并没有觉得奇怪,而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哦?这样说来,白头你今日是想要独吞咯?”

“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吃得下了!”

“难道,你还想要一战吗?”

“松松筋骨自然也不是不可以!”

白原荒与凤天帝两人之间的战斗看着就要爆发,但就在这时候,一个灰袍布衣老人却是出现了。灰袍老人看上去已经瘦得只是剩下皮包骨头了,但是灰袍老人却也并不显得孱弱,相反,他的骨架显得大一点,也带着一股稳中的气息。见到来人,凤天帝与白原荒都是停止了争斗,反而是带着一丝惊讶之色。

蓝色和绿色

“想不到,居然会是你!”北天野也是惊讶不已,道,“都已经那么多年没有现身大陆了,此番居然是再度现身。以你的境界,不会是为了这无相劫火吧!”

灰袍老人名为古月湖,实力强劲,但却是已经在大陆上销声匿迹超过百年了。此番再度出现,也难怪众人都是十分惊讶了。古月湖与那望风楼老人有着交情,他此番出现,凤天帝与白原荒都是显得有些尴尬。

古月湖看了看白原荒手上的望风楼老人 的纳戒,十分平静地说道:“无相劫火重现于世,一场争斗已经是不可避免了,老朽此番前来,却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望风楼老人之死,以及他的遗物而来。”

对于曾经的强者古月湖,白原荒也是有些忌惮,白原荒笑了笑,道:“传闻你与望风楼老人有着交情,只道是你准备为那望风楼老人报仇雪恨来的!”美食小说

凤天帝也是有些忌惮古月湖,曾经凤天帝想要拉拢古月湖,但是古月湖却突然销声匿迹,再见古月湖,凤天帝倒是惊喜多余惊讶与忌惮,说道:“现在望风楼已经被灭了,若是你愿意出山,倒是可以为望风楼老人报仇雪恨。古月湖,当初本座找寻你甚久,想不到你居然是躲藏起来了,本座还以为你被人灭掉了。”

古月湖眯着眼睛下,对于征服大陆,老朽已经了无兴趣了,现在的我更多想要征服山间的杂鱼与野菜。当初老朽刻意避开,也正是因为无法回绝你的盛情。老朽本也不想在插手你们之间的争斗,但是望风楼老人纳戒之中的一物老朽却是必须要取回。”

古月湖消失了那么久,此番再度出现,却只是为了望风楼老人纳戒之中的一物,这难免让人有些起疑,白原荒摇摇头,道:“连古月湖这样的存在都是想要得到的东西,我白原荒也甚是感兴趣。古月湖,我只怕是不得不回绝你了!此番若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请吧!”

古月湖此人的实力强大,不管是最终成为了哪方的战力,只要不是为自己所用,都将会是一个大的麻烦。这样的存在,与其让他影响大陆的格局,倒是不如直接将其毁掉更好。

古月湖亦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存在,怎么不知道白原荒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古月湖摇摇头,道:“白原荒,你这样做只怕是有些不妥。你的实力确实是强大,可以击杀轻易击杀丢掉一只手的望风楼老人。不过,要是老朽的话,却并不是那般容易就击杀的。”

“哦?能够向古月湖讨教几招,却也是此番前来的一大乐事。”白原荒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曾经我也是与你有过一战,当时的我却是输给了你半招。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力一战了,今日你现身,倒是可以试一试了!”

白原荒这样说着,作势就要出手,然而,凤天帝却是阻拦了白原荒,说道:“白头,古月湖乃是本座所尊敬的人,也是本座一直都想要招揽的人,他不过是想要纳戒之中的一物罢了,不妨听听他到底要什么,若并不是什么奇特的存在,就交给他也就是了。”

白原荒这样的存在,虽然已经是巅峰强者了,可是他却也是更加明白规则与道理,白原荒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淡淡地说道:“当初我输给他一招,自然是不能就此罢手的!”

凤凰一族需要一些强大的战力加入,凤天帝现在却是要得到古月湖的好感,当即摇头道:“白头,都已经过去多久的事情,你又何耿耿于怀!”

面对白原荒的挑衅,古月湖却也是丝毫不惊,对于凤天帝出言相帮,古月湖也是并没有觉得惊喜,一片平静之色,道:“说起来老朽也是经历了太多的战斗了,输的,赢的,成的,败的,也都过去了。白原荒,老朽不会与你一战的。当年老朽还是一个武帝修炼者的时候,曾经将一柄短匕首放于望风楼老人的纳戒之中,今日前来,特为了那柄短匕首而来。那并非是什么宝物,只是很一般的一柄短匕首罢了。你们哪怕是要瓜分望风楼老人的遗物,那也不过是破铜烂铁罢了。”

凤天帝朝着古月湖抱抱拳,道:“古月湖,你已经消失了那么多年,但却也是再度出现在大陆上,当初本座找你找的那般苦。现如今既然选择 再度出现在大陆上,那就与本座前往东君山。至于望风楼老人的遗物,只要是你要的,本座都替你争取过来。”

古月湖还是一脸平静,并没有丝毫心动,凤天帝见状,与白原荒说道:“白头,这枚纳戒本座部都要。当初你前往东君山,想要得到凤血灵果。此番,本座就用一枚凤血灵果来交换你手中的这枚纳戒以及纳戒之中的部东西。”

凤天帝提出来这样的条件,白原荒已经动心了,但是,他也想要与古月湖一战,一时间,白原荒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这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雪神山的影流影笑了笑,道:“古月湖,没想到你居然是为了一柄破铜烂铁而重现于世。你应该很清楚,既然你选择了现身,想要再度隐匿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凤天帝自是十分高兴,有些得意忘形地大笑道:“哈哈哈,日后古月湖也不用藏匿了,他将会是我凤凰一族的人,在我东君山修炼,为我东君山战斗!”

“这件事情,不可能!”白原荒断然不愿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冷笑道,“凤天帝,凤凰一族的野心太大了,你的凤天帝的野心更大。这件事情,我白原荒不答应。”

“哦?什么时候我凤凰一族想要做什么,本座想要得到什么,还需要你白原荒点头了?”凤天帝冷笑不断,道,“亡神家族固然是强大,但若要想开战的话,我凤天帝自然也是奉陪到底。白原荒,你的野心并不比我小,这就是当初为何本座不给你凤血灵果的原因!”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