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汉生和李德浩一前一后,从川隆达贸易商行追出来,真的是因为什么合同吗?当然不是,他们这样说,只不过是因为这家商行内部的一项外人看来有些古怪的规定。

该规定就是凡是在商行之外,任何事情都只能以重要合同作为谈论理由。至于为什么这样规定,在这家分号里没有几个人知道原因。

李德浩也只是说,很多年前商行初创之时,为了壮自家声势,故意而为之。其实现在商行发展壮大之后,早已没有必要再这样做,但是这个奇怪的规定却奇怪的延续了下来。

程汉生当时还想细问,李德浩就让他回璧山总号问他的介绍人兼保人度庐去。他也曾经问过家里人关于度庐的情况,家里人也说不出所以然,只知其早年去日本留学,如何进入川隆达贸易商行也不知道。

今天就是刚接到璧山总号电话通知,这个度庐今天将由璧山到磁器口,要李德浩特别通知分号的负责人何吉祥,让他晚上到商行来会面。

李德浩今天腿脚不方便,接了电话之后怕找不到何吉祥,所以赶快叫上程汉生一起追出来。

林寒看到了程汉生,程汉生当然也看到了林寒。他却只是对林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明一周多以来,他并没有什么发现。

林寒看着这几个人转身走回金蓉横街的背影,心里又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这次围棋锦标赛有个冠名的赞助商,不知道是不是更好,在林寒的心中,或许这里也可以适当商业化一点。不过,他心头也没有底,在这个时代,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

◇◇◇

沙磁文化区警察分局局长张雷是一个办事雷厉风行的人,当他和杨腾辉达成共识后,杨腾辉决定亲自出马来推动这件事情。

有杨腾辉出面,加上张雷和区内各文化单位的关系处得很不错,所以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

碎花裙少女的轻灵魅力

张雷和杨腾辉一起去了设于沙坪小学的沙坪文化区自治委员会。委员会在下午立即通知召开了临时干事会议,区内各学校的都派人参加了会议。

自治委员会决定响应国民政府的倡议,积极组织开展以坚持抗战,提升军民信心为核心的系列文化活动,并形成初步的整体活动方案。

这次系列文化活动主要有:以重庆大学和中央大学为主举办的沙磁区抗战学术讲演会;沙磁区内高校师生义卖捐献、慰问伤兵、千封书信寄前线,鼓励前线将士系列活动;抗战救亡宣传戏剧演出;“指点江山,收复河山”围棋锦标赛……

张雷知道,这些活动的后面是林寒编织的一张捕鱼的网,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最终落网的鱼儿现在何处?

◇◇◇

看着天色渐晚,林寒陪着静雯和秦玉兰回到了军统局电讯处,这会儿,龚秋月仍然没有回来。

静雯陪着林寒聊天,而林寒有些心不在焉,静雯知道林寒心中有事要向龚秋月汇报,就问他自己能不能不帮她。

林寒心想,自己如果对静雯都不放心,那就有些太不应该了。于是就把吉田英夫供述中关于电台方面的内容与静雯说了说。

静雯听完后说道:“如果知道了对方的呼号、波长和频率,是可以和对方联系的,但是如果没有密码本,就不能了解对方回电的内容,再次通讯就很容易被对方识破的。”

林寒只有无奈的点点头,他从韩鸿飞交给他的审讯记录中看到,吉田英夫确实是这一个日本先遣小组的报务员,但是密码本并不在他身上,而在那个漏网之鱼手中,他的名字叫小岛浩二,他是这个先遣小组的组长。

据吉田英夫交代,这样的先遣小组有很多个,而且每一个小组都使用完独立的呼号和密码本和总部保持独立联系。

至于他们潜入重庆的渠道,吉田英夫并不清楚详细过程,不过确实是有组织策应他们中途的所有行动,而他们潜伏到位之后,就和这个策应组织再无联络了。

由于先遣小组成员都能流利说中文,来重庆途中也是乔装打扮成中国商人和伙计,人同货物混在一起,一路上很顺利就抵达了重庆。

吉田英夫说他是坐船抵达重庆的。下船的地方他并不清楚地名,但是是一个繁华的大码头。

而那个漏网之鱼小岛浩二到底躲到哪里去了?要如何才能把这条鱼钓上岸来?

林寒也陷入沉思之中……

◇◇◇

小岛浩二现在就躲在小龙坎国立中央大学师生的新建的宿舍旁边的一家小旅社里。

他在两周前军统局和警察局对民生茶馆的联合抓捕行动中,因为他意外的外出,鬼使神差的躲过了围捕,然后消失在这个城市之中。

小岛浩二是这支先遣小组的组长,其实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并非一般人想象的要获得什么绝对机密的,足以影响战争进程的情报。

他们的任务就是掌握国民政府发布的公开信息和普通市民的反应,特别是民间对战争的情绪反应。这些情报的取得,并不需要冒险,只需要混入老百姓的普通生活中就能够轻松获取。

正常情况下,他们会每周和总部通报一次综合整理后的情报。如果遇到对重庆市区的飞机轰炸,他们会在数小时之内,把轰炸的具体情况和评估效果反馈回总部。

由于先遣小组到位之后,并不再与策应组织发生直接联系。因此小岛浩二在民生茶馆被查封之后,没有了电台,也失去了和策应组织的联络方式,他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孤零零的漂在这个离家数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

他和吉田英夫一样,记得抵达重庆是在一个热闹繁华的码头,所以他去过重庆城的很多码头。令他头疼的是,在这个两江交汇而形成的半岛一样的山城里,到处都是码头。

两周了,他走遍了重庆市内所有的码头,他也没能找到他来时的那个码头。

他依然记得抵达码头后吃过的那顿美味的饭菜和住过的那家茶馆,他相信只要找到那里,就能够和策应组织重新联络上。

在彷徨无计之时,他在一家茶馆无意中听到两个商人说到市郊有一个叫磁器口的大码头。于是,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今天就来到了沙磁文化区,住进了这一家不起眼的小旅社,准备明天前往磁器口码头。

明天,对小岛浩二或许是充满希望的一天?或许是……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