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看见第九班明明对暗中敌人有所觉察却将情绪言于表的样子,叹了口气,合上书,对红豆低声说:“你的弟子不仅脑袋新奇,眼力也不错啊。”

“哈哈,和你不同,我带弟子带得可轻松了。以他们的履历我可没必要教什么,我的忍术也不适合教人。”

“嘛,是这么说。”卡卡西对孩子们说,“抬着走就免了,对老人家骨头不好……喂,快放下。”

眼见达兹纳已经被温卡和玛莉抬起来了,正好这时,几人走过了地面上一滩水。

“咻咻咻咻咻!”周围突然无数苦无朝此处铺天盖地而来!

“【土遁·多重土流壁】!”卡卡西双手结印往地上一拍,一圈狗年限定版土墙从周围升起,环绕一圈挡住了所有苦无,有些苦无还带着起爆符,外面响起“轰轰”声,却也没能撼动卡卡西的土墙。

下一刻,地上一滩水便窜出了两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忍者,手持带着刀刃的锁链,杀气逼人。

“第一个!”他们把卡卡西秒了。

“第二个!”他们又把红豆秒了。

妖精“转生者”三人一边暗叹这俩上忍玩儿得好high,一边护着被扛着的老头子向后拉开距离。

“第三个!”两个防毒面具忍者随即瞬到鸣人身后。

鸣人见卡卡西和红豆被秒,本来搓个半成品丸子就能解决那程度的对手,他却一时给吓傻了,没来得及动起来。

天真可爱卧室少女白衬衫慵懒写真

“鸣人君,小心!【柔拳】!”雏田的白眼提前觉察,挡在鸣人身后一掌朝靠前的防毒面具忍者拍去。

那两人面对小女孩这“轻柔”一击本不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锁链忍具动不了了——被佐助丢出几枚苦无穿过锁链洞洞扎土墙上了,佐助顺势双脚往两人后脑勺踢出,令两人架势崩溃。

随即雏田轰出的一掌印在了一个防毒面具忍者身上,看起来很轻,却令那人体内一阵比受伤还难受,痛苦地倒下了。

另一人当即放开锁链,借着自己被踢得向前踉跄的冲劲,以同伴为踏板越过第七班,却跳向了毫无关系的方向,然后开始对着土墙疯狂输出。

“莉亚的幻术吗?看起来还不错。”玛莉评价。

“我的血继限界厉害的可不仅仅是这个,其他人都别出手,看。”伊格莉亚嘴角上扬起来,托起手,蓝色查克拉汇聚起来,随即转化为红色,凝聚成了一把红宝石般质地的苦无。

她将苦无朝还在对土壁疯狂输出的防毒面具忍者轻轻一丢。

苦无浅浅扎进了人体,这程度的伤根本不伤大雅,但是——

那个人突然哀嚎着倒在地上打滚,浑身在一秒内快速龟裂,鲜血像是泡沫般膨胀涌出,然后——

“嘭!”那人眼看下一刻要直接血爆了!

“【风遁·台风】。”玛莉抬手装模作样施展了一手微缩版的【银轮转生爆】,以转生眼的斥力能力掀起一股暴风把即将四散飞溅的血肉全部压在了土壁上,不想被这个弄脏啊。

玛莉以联络魔法对伊格莉亚说——

【原来如此,这样的血继确实值得炫耀吧。但在村里练习却没办法展示呢,毕竟对练的都是自己人。难怪。】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伊格莉亚鼻子要翘起来了。

【你要是和格兰蓓儿对调一下那才合适,这也算是爆炸吧?让小迪快来看艺术。】温卡也适时加入。

但第七班和达兹纳状态就不大好了,脸色煞白,虽然不是没有战斗和杀人的心理准备,可这太血腥了啊。

这时,周围土壁降了下去,鸣人又给吓了一大跳,因为外面横七竖八倒着十多个戴着鬼面具的忍者。

卡卡西看了那摊血和另一个还倒在地上哼哼的防毒面具忍者,说:“没事,外面这些人是我被团藏派出执行试探和歼灭任务中,结仇的般若众,和这次任务没关系,他们也是各取所需的合作吧,抱歉了,各位,我为了确认他们各自的目的所以吓唬了你们一下。所以——”

几条蛇缠上了达兹纳的脖子,红豆现身眯眼笑道:“老头子,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我们可没有听说你有被忍者给盯上啊,c级应该只有盗贼等级的驱逐对象吧?”

没办法,达兹纳虽然也能胡搅蛮缠自己不知道盯上自己的人有忍者,可还是坦露实情,这确实是b级以上的任务,然而他付不起钱。

波之国很穷,被卡多海运公司垄断了海运等很多行业,因此不想看见通往岛国波之国的大桥建成,于是要杀了作为工程师的达兹纳,这样一来以后也没人敢来指导建桥了。波之国的官方却没有能力对这个逍遥法外的家伙做些什么。

他顺势打了个感情牌,说家里怎样,国家怎样需要他,要是他死了,家里的孩子一定会一生活在孤独中,一辈子憎恨木叶,波之国的穷人也会憎恨木叶之类的。

现在卡卡西和红豆是身负其他秘密任务,只是借这个c级任务行个可有可无的方便打掩护,加上大家都没有退出的打算,尤其是鸣人,刚才什么都没做简直溴大发了,吵着之后非得好好表现一番,便顺势继续进行任务了。

卡卡西又去对那个雏田放倒的忍者进行了必要的审问,确认了其所属是雾隐村叛忍后,便对其他人说:“好了,准备继续出发吧。对了,在此之前,这里还剩下不少活口,你们全部杀了吧。”

还有些天真的鸣人看着还有些哼哼的一地忍者,忙说:“等等,卡卡西老师,可是他们都已经…………”

“呃啊!”

“住手,我我投降……额啊啊!”

“啊啊啊!”

鸣人转头一看,见到第九班全部在那里面不改色地补刀,正想跑上去做些什么,却见佐助也加入了补刀的行列。

“佐助!你——”

“鸣人,我们是忍者,从我们成为忍者的那天就应该有这种觉悟才对。”说着,佐助露出一副嘲讽笑容,“还是说,你明明掌握着那种强力的忍术,却是需要我保护的胆小鬼呢?”

“你——”

“鸣人君。”雏田伸手摇了摇,想说些什么,可说不出来。

(待续)

fpzw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