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老宅一楼拐角处。

“薇薇!”

陶薇薇刚刚走了出去,就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转过身,陶薇薇看到秦思明正向自己这边跑过来,一阵头疼。

“秦总,这大半夜的,还有事?我就不能去睡个安稳觉吗?”

秦思明看起来很是着急,完全失了以往的镇定自若的翩翩贵公子的风度。

“薇薇,那枚印章实在是太重要了,关系到明天总裁选举,这里没有别人,和我说实话,真的没有那枚印章吗?若是在那里,赶紧交给我,在手里,很危险的。”

“我刚才说的一句不假,我压根没有见过什么有麒麟图腾的印章……”

说到这,陶薇薇脑子里面有一条线突然清晰起来,猛然看向秦思明。

“秦总让我从不匿来到京都,真的只是为了帮我拿到股份,完成萧老太爷的愿望吗?”

“自然是,在怀疑什么?”

秦思明一愣,看向陶薇薇。

“没什么,问问而已。”

清新淡绿唯美系女生一双清澈双眼治愈系图片

陶薇薇垂眸,淡淡答道。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秦思明让自己过来,也许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股份,他大概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拿到象征着萧家权利那枚印章,总揽萧失大全,毕竟当年萧老太爷有意将萧氏企业总裁的位置让给秦思明来坐,若不是因为不是萧家血统,现在做总裁的应该是秦思明!

不过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是萧家人,拿到了印章有什么用呢?而且如果他真的只是想要拿到印章的话,为什么自己来京都一个星期了,他都没有提到这件事情?

秦思明到底在萧家和自己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秦思明看了看旁边,把陶薇薇拉到一旁,眼神甚是严肃。

“薇薇,印章不见了,整个萧氏集团的股东都蠢蠢欲动,萧氏企业虽然是萧老太爷创立的,可是最不缺少的就是总裁人选,谁能保证这大权不被其他旁系的夺走呢?萧氏企业是萧逸琛的心血,他废了10年的心血,铸就了萧氏企业的新的魂魄,带领萧氏走上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想他最后为别人做了嫁衣吗?”

听到这话,陶薇薇猛然推开秦思明,隐隐有些怒气。

“为什么们人人都逼我交出印章?我确实不知道印章在哪里?萧逸琛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萧家有印章这件事情,为什么们所有人都不信呢?现在还拿萧逸琛来压我!”

萧逸琛这个混蛋到底把印章藏在哪里了?真想直接告诉那些人,萧逸琛还活着,们找他吧,别烦我了!

“薇薇,我知道现在很心烦,可是萧家的人找了好久一直没有找到,我的人找了也是一无所获,都很着急,理解一下。”

陶薇薇深呼一口气,冷冷看向秦思明。

“秦总,既然们都这么害怕大权旁落,不如把我们家逸琛还活着消息散播出来,萧逸琛重新回到那个位置,自然旁人再想觊觎,也难了不是吗?”

秦思明一愣,眼里晦暗不明。

“萧逸琛现在还处于失忆状态,不能……”

“他只是失忆了,忘记了一些人,但是他的智商,决策,能力没有丝毫问题,只要重新坐上萧氏总裁的位置,我相信他很快就会适应的,今年再将萧氏企业带上一个新高度,我觉得不成问题!怎么样?”

陶薇薇紧紧盯住面前男人的眼睛。

没错,自己在试探!

试探自己刚才的猜测有没有错!

秦思明到底想要做什么,拿了印章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是真的是一个孝子,从国外回来,只是为了帮助萧家稳定局势,以报答萧老太爷当年对他的栽培?

秦思明看着面前的女孩,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孩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聪明,意识到自己有些急迫了,深呼一口气,冷静下来,看向陶薇薇。

“如果和萧逸琛已经达成了共识,萧氏企业随时欢迎他的到来,我也会竭尽我的全力辅佐萧逸琛尽快坐稳位置,我相信萧老太爷也会很高兴们这样的选择的!”

听到这话,陶薇薇看着面前男人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离开了。

老狐狸!真是可怕!

陶薇薇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声。

秦思明看着不远处的女孩,眉头紧皱。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萧逸琛若是真动了回到萧氏企业的心思,有些事就难办了!

白色别墅门口。

天是越来越冷了,特别是深夜,更是冷的刺骨。

陶薇薇当年生大宝小宝这对双胞胎的时候年纪还太小,又加上产后没有好好的护理,吃不饱穿不暖,所以落下了病根,身体特别畏寒,一到冬天就特别怕冷,所以以往冬天陶薇薇很早就睡了,更不可能深夜出来走动。

叹了一口气,陶薇薇裹紧了羽绒服,踩着薄薄的雪,向别墅走去。

也不知道萧逸琛睡了没?

就在这时。

“陶薇薇!”

陶薇薇听到这声音,闭了闭眼睛,叹了一口气,知道是谁来了!

转身,陶薇薇看到萧彦倾被下人推着过来了。

这个蠢货,萧家到处都是苏婉婉的眼线,他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凑了过来!傻不傻!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和他有联系似的!

陶薇薇走过去,点点头。

“三叔叔,这都深夜了,天气寒冷,怎么还不睡?赏雪呢?那我就不打扰了。”

陶薇薇径直往前走去,当走过萧彦倾身边的时候,匆匆低语了一句。

“有人,明天说。”

萧彦倾立刻明白了,招了招手,后面的人推着萧彦倾走了。

听到后面轱辘的声响,陶薇薇知道萧彦倾走了,松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锁了门。

“外面那个人谁啊?还追到门口?”

陶薇薇突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打开了灯,才发现萧逸琛靠在室内楼梯边缘,倚着栏杆,抱着胸,看着自己。

黑衣,黑发,绝美的容颜,在夜里还真是好看的紧。

“他是家三叔叔,问我一些事情。”

陶薇薇对着手哈了一口热气,边回答边向男人走过去。

刚要上楼,就只见男人大步下楼,径直走到自己身边,陶薇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离那个人远点,他看的眼神我很不爽。”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