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里,武学者横行天下,形成江湖。

最强者,像武当少林等几大宗门或有绝顶坐镇的大家族。

而后依次往下排列分别为一流、二流、三流的宗派或家族势力等各种各样的组织。

再往下,就是完全不入流的组织了。

就像山贼的山寨、水贼的水寨、盗贼的销赃窟、强盗的地盘划分区、镖局的运送线等等等等数不清的组织势力。

整个天下都被这些组织或势力瓜分。

而在这些组织中,最大的一个组织就是朝廷。

大夏!

耸立在整个天下最大的组织,统领着世间一切人族,划分九州广域,建立护卫城池村镇的衙门。

在原始山林占据整个世界七成以上的范围时,大夏朝廷联合天下各大派守护住了人族的疆土。

随后将天下疆土划分九州,并且以大宗大派镇压各个边疆重地,以镇天下。

划出宽百丈之古道,道后有长城耸立,抗拒凶恶之兽于疆土之外,守护着大夏子民。

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

如果从地图上看,恐怕任何一个夏人都会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

因为在画着整个世界疆域的地图上,整个大夏九州的领域只有区区三成不到。

整个九州就仿佛是被原始山林围困挤压的一处领域,靠东海而居,而后西南北三个方向皆是无尽山林。

江湖上众所周知的武当派,位于南方十堰地,便是负责镇压南方的原始山林宗派之一,同时也是总领南方武林镇压原始山林的盟主。

而北方,则是以山林为主,数十上百个武林家族为辅,镇压北方的原始山林。

所以,在江湖上才有“北尊少林,南崇武当”这个说法。

林家村就位于南方武林,距离武当派百里左右之地,已经出了十堰地,却和十堰同属天下九州之一的梁州。

黑风寨则是位于十堰地区的边缘位置,远离武当,紧挨着一处通往中土之地的官道。

他们占据官道附近的一条小道,常常在这里打劫那些走近道的人,以此来维持生计。

在黑风寨中,恶人极多,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沾过血腥。

他们劫道杀人以夺钱财,又会看到美丽女子而色心大起,干出各种天理不容的勾当。

几乎是坏事做绝之辈,人人得而诛之也不为过。

而且他们这些贼人常年身处深山老林之中,行踪不定,让人难以捕捉。

甚至就连山寨都不止一处,简直犹如狡猾的兔子一样,有很多个老窝。

所以即便是朝廷派兵前来剿灭都不可能,因为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不过山贼到底是不入流,一旦发现附近城镇的衙门有动静,他们就会立即龟缩起来。

然而山贼虽然是不入流的组织,但是也不会都是普通人。

其中自然有武者的存在。

不过在黑风寨这种小寨子里,也不会有什么入流的江湖高手。

因为但凡是个三流高手,都能够凭借一身实力在江湖上混出个小有名堂出来。

断不会去那穷山恶水之地做那人人得而诛之的贼人。

所以黑风寨中,身手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一个肉境后期的武者,放在江湖上完全是不入流之辈。

李阳来到黑风寨后,一眼就看出整个寨子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威胁到他。

最强的一个应该是山寨的老大,也不过是七百斤之力的肉境后期,连林大壮都不如。

本来李阳是没想杀人的,吓唬吓唬他们,让这些山贼不出去给林九宗他们找麻烦就行。

可是谁成想,这些山贼简直无恶不作。

不仅抢人钱财,更爱夺人性命,且寨子里居然还有许多的女子,犹如猪狗一般被圈养着,供其发泄。

也可能是穷山恶水出刁民,黑风寨的贼人们简直心理变态至极,女子不够分之时,居然将抢来的瘦弱男子替代着发泄。

凄惨的哭嚎声不断在山寨的一处响起,犹如厉鬼在哀嚎,发出充满了怨念的嘶吼。

他们的所作所为直接惹怒了李阳。

他虽然是一条蛇,但是灵魂上却一直以人为本。

他的记忆告诉他,这些贼人的行为简直该死。

甚至不配称之为人!

怒火攻心之下,李阳直接现身杀戮。

他漆黑如墨的尾巴顿时化作一道弧形幻影,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抽在一栋房子上。

恐怖的力量爆发,瞬间将整栋房子抽爆。

无数的砖石与泥土飞扬四溅,房内的人硬生生的挨了李阳一尾巴,直接口吐血块的横飞出去。

最后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又口吐大量鲜血的倒下去。

这人就是黑风寨最厉害的角色了,却是落得一个被李阳一尾巴抽死的下场。

巨大的动静瞬间惊动了整个黑风寨的贼人。

无数的山贼从寨子的各个角落冲出来,然后……

“卧槽,大蟒蛇!”

众贼人看到李阳巨大的身躯顿时愣住了,而后眼中浮现出无比惊恐的神色。

这特么的是一条什么蛇啊,咋这么大个?!

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蟒蛇,一时间很多人吓的胆气都散了,一个个的惊慌失措的散开逃跑。

这群山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根本就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团体。

大家一起发财还好,要想共患难,却根本不可能。

这不,一见到李阳,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一个个的只顾着自己逃跑,完全不去在意身边任何人。

“穷凶极恶之辈,葬身我肚的资格都没有,去死吧!”

李阳一双怒意沸腾的蛇眼瞬间锁定了正在逃跑的几个武者,这些人都是黑风寨的高层,是除了老大之外的几个头目。

轰!

下一秒,李阳的尾巴便如闪电一般激射而出,以横扫千军之势将一大片人抽爆。

恐怖的力量将血肉之躯炸开,化作一股带着肉块和骨块的血雨飞溅出去,染红了一大片土地。

李阳一尾巴直接抽死了数十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哪里能够扛得住千斤力。

而后,李阳又继续甩动长尾,化作弧形的黑色鞭子激射而出,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不断收割恶人性命!

直到夜半三更时,整个黑风寨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恶人。

头像

Author